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师母的夜
师母的夜

那天晚上,唐吉是在胡思乱想中睡着的。正做着好梦,感觉有人抚摸自己。
迷迷煳煳中醒来,是有人在摸他的rou棒。那只柔软的手正套弄着,使自己无法安静下来。
“是谁?”
唐吉问了一声。
对方啊的一声,就从这简单的一声里,唐吉立刻判断出这人的身分来。她不是别人,正是自己的义母林芳。
林芳晚上出来小解,回来经过唐吉房时,想起男人给她带来的好处,不禁春心荡漾。唐云长的rou棒给她的印象,她是永远忘不了的。她经常乱想到,一个女人如果没有一只rou棒在跟前伴着,那女人该怎么活呢。
林芳犹豫着,终于悄悄进入唐吉的房间。按她的想法,摸上几下过点干瘾就走。哪想到一摸之下,她就迈不动步了。儿子的rou棒反应真是敏感,摸几下就硬。
那硬硬的粗粗的特点,使她心情激动,好想有进一步的接触。那种一直挡住自己前进步伐的顾虑在性欲的膨胀下,慢慢退去,剩下的只是一个女人最合理最简单的要求。
唐吉的这一声问,惊醒了林芳,林芳转头想跑。唐吉随手抓住她,没费多大劲儿,便将林芳拉到床上来。什么义母不义母的,他已经不再多想了。他满脑子想的全是义父在林芳身上耸动,以及林芳肉体的诱惑及淫声浪语的销魂指数。
他将林芳压在身下,火热的嘴唇堵住林芳的嘴,双手使劲儿揉搓林芳的大nǎi子。林芳搂住他脖子,一会儿便翻到上边。唐吉不甘受欺,又将林芳压到下边。
二人越吻越热,唐吉的舌头进入林芳的嘴里,林芳是个明白人,含住唐吉,大力吸吮着。稍后,林芳将他舌头顶出,两条舌头在嘴外纠缠起来,发出一连串的唧唧之声,那声音煞是淫糜,使二人兴致更高。
唐吉将一只手向林芳的胯下伸去。那里是他一直向往的地方,多少回他都梦想着一探深浅,探索其中的奥秘。因为激动,他觉得自己的手都颤抖了。
林芳从鼻子里发出哼声,那声音虽沉闷却不折不扣透着女人的兴奋与快乐。
唐吉听得美呀,放开林芳的嘴巴,于是林芳可以随意浪叫了。自然林芳不敢叫得太大声,她怕传到别人耳朵里。
唐吉不想浪费宝贵时间,当他的手指在xiāo穴里抠了不到百下时,他便将林芳脱个光光,自己也掏出rou棒,顶住那美丽的穴口,一使劲儿,唧一声进去半截。
顶得林芳啊一声叫,说道:“你的玩意好粗呀,要顶破我了。”
唐吉好不得意,伏下头去,嘴巴在林芳的乳房上乱亲着,一根rou棒毫不温柔地干起来。那里水分充足,双唇吸动,林芳已经寂寞多日了,突然被一只大rou棒插入,真如久旱逢甘雨相似。她再想到这只rou棒是儿子的,她感觉既愧疚又刺激。
那是一种堕落的快感。
这是在黑暗中进行的,唐吉看不到林芳的浪态,但他是可以想到的。林芳虽年过三十,但仍然保持得非常好,身体还是那么嫩,那么香。由于没生过孩子,那里还很紧呢。唐吉插得痛快,速度越来越快,插得xiāo穴直有响声。多年梦想,一朝实现,他激动得想哭了。
林芳被插得全身舒服,四肢缠住唐吉,大屁股又是颠又是筛,极力配合着唐吉的动作。那xiāo穴也在二人的激情中一收一放的,夹得唐吉的魂都快没了。
唐吉忘情叫道:“妈呀,你的小洞真好,它会夹人呢。”
林芳回应道:“小吉呀,你喜欢的话,你使劲干吧,我是你的人了。”
唐吉还有什么不满足呢?林芳是摆明了让他享受。唐吉攒足力气,每一下都插得很有气势,每一下都充满野性,那床在他的动作下呀呀响着,仿佛随时会倒塌似的。
唐吉也不争气,在快活的同时,没注意控制自己,结果还没有插到三百下呢,便一泄如注。林芳正当快活之时,这场面使她失望。
唐吉伏在林芳身上,说道:“妈呀,我实在忍不住了,你太迷人了。”
林芳摸着唐吉的头,说道:“没事的,你一会儿就行了,你还年轻呢。”
说着话,林芳将唐吉推倒,她用手开始抚摸起来。到底是年轻人,不大一会儿,唐吉的棒子便硬了起来。
林芳欢唿一声,跨上去,抬高屁股,将那根热腾腾硬邦邦的玩意“吃”个尽根。当gui头顶在自己的花心上时,林芳舒服得喘息着,她简直要疯了。她摆动着大屁股,使花心跟gui头细细研磨着,每磨一下都令双方叫出声来。
这种极乐,是林芳在丈夫身上也体验不到的。
唐吉两手握住林芳的大nǎi子,下身上挺,rou棒一下下撞击着林芳,使林芳感受到男人的力量。她的屁股一起一落,用力套弄rou棒,象要把它套断似的。
不久,唐吉将林芳摆成小狗干事状,让林芳撅起屁股来,唐吉从后边干了进去。双手抚摸着肥美的屁股肉,唐吉得到精神与肉体上的双重满足。这个女人真好,长得好,功夫也好,义父真是好福气。
那一晚二人不知干了多少回,直到实在干不动,才相拥而眠。那种恩爱之情,是至死难忘的。那个时候,他们都忘了彼此的亲人关系,只记得他们是一男一女,是最正常最自然的关系,是我需要她,她也需要我,不必受什么道德约束。
不过清醒后林芳还是心里不宁,这种关系是外人所不容的。再说唐吉还小,自己总不能真当他是情人吧。这之后,二人又干了几回。当唐云长从外边回来,二人就算断了,可其中的滋味使林芳每回想起来,都觉得甜蜜无限。